光绪皇帝错信了袁世凯长淌的泪水

 

光绪皇帝错信了袁世凯长淌的泪水

从来,大清的光绪皇帝都被看做是一位懦弱无能的皇帝。细翻史书,并非其然。

1898年,旧历的戊戌年。四月二十三日,光绪皇帝毅然在变法诏书上按下自己份量不轻的玉玺的时候,他内心里狂卷飞扬的风暴恐怕是无法用“级”数来计算的。

接下来的95天里,光绪皇帝好像成为“诏书狂”一样,从红墙黄瓦环绕的大清政治中枢颁发出一封又一封充满犀利激情、构建新制的变法诏书。

当然,光绪皇帝也会有“黑云压城城欲摧”的紧迫感!隔窗传来的一句话语、暗中传来的一个讯息、“老佛爷”的一个脸色、匆匆而过的一个脚步声,都会让光绪皇帝紧张得喘不过气来。变法,从来是不会在安静和安宁的环境中进行的。

八月初一,感受到重重剑影刀光威胁的光绪皇帝做出大胆之举——在颐和园召见驻在天津小站负责新建陆军的袁世凯。说光绪皇帝大胆,是因为当时“老佛爷”慈禧太后也住在颐和园内;说光绪皇帝大胆,是因为他召见袁世凯的目的,就是为了打倒“老佛爷”慈禧太后。说光绪皇帝胆大,是因他为了变法已经不惜走上不归路了!仅从这件事情来看,光绪皇帝就是一个有血性、有担当、有蛮勇的皇帝!

显然,光绪皇帝精心设计了会见袁世凯的内容。他一方面用充满肯定的口吻称赞袁世凯具有办事能力和领导魄力,另一方面用略微激昂的语调鼓励袁世凯要一心一意“为皇帝效命”、“为国家效力”。与此同时,光绪皇帝知道仅仅搞口头上东西是没有用的,必须来点实实在在的。于是,光绪皇帝授予袁世凯“兵部侍郎候补”之职。“候补”之职,在官场上是最给人以希望、最能点燃人欲望的职务。这等于把未来的主动权,交到“候补”的手中。此刻,袁世凯一方面称赞光绪皇帝正在阵前指挥的变法,另一方面跪在地上频频磕头,表示要一心一意效忠皇帝,虽肝脑涂地,也在所不辞。

估计这个夜晚,光绪皇帝没有能够安然入睡。不断吃紧的的风声,让他觉得必须抓住这个握有兵权的袁世凯。第二天,光绪皇帝再次在颐和园召见袁世凯。一位臣下连续两天被皇帝召见,他的内心中绝对不可能是风平浪静的。

出人意外的是,这一天,这一次,光绪皇帝开始没有上来就谈变法的紧迫性和正确性,而是亲切地询问袁世凯的身体和生活,直接触及袁世凯的人性软肋。

“哗”地一下,袁世凯的泪水从双眼夺眶而出。一个“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皇帝,可以关心臣下的思想,可以关下臣下的晋升,怎么能够如此细致地关心臣下的个人生活呢!袁世凯为此而“泪奔”!

这个时候,光绪皇帝可能也被自己精心设计的会见行为打动了。面对着一个头发几乎全无“扑通”、“扑通”磕在地上的大脑袋,面对一脸两行长淌的泪水,光绪皇帝心有所动,情不自禁地也泪水长流了。或许,他从这泪水中感觉自己有底气了;或许,他从这泪水中看到了变法胜利的依稀曙光。

在数千年中国历史上,君臣对面、泪水长流的场面绝对不仅仅就这一起。但是,在数千年中国历史上,君臣对面、泪水长流就是为了打倒居住在同一庭院的另外一位高高在上的统治者,仅仅就这一起。

至少,在现场,这个“君臣泪”都是真诚的,都是发自内心的。但是,离开颐和园的袁世凯,应该心里非常清楚,皇帝连续两天召见他,不是没事找他聊天的,也不是单纯考核他工作的。他已经被裹挟到宫廷政治、国家政治湍流激荡的风口浪尖了。历史,逼着袁世凯做出最后的抉择。

这个世界不相信眼泪的。但是,光绪皇帝误信了袁世凯的眼泪。当他以为袁世凯可以带兵逮捕“老佛爷”,全力支持他变法的时候,八月初四,从袁世凯那里获得出卖讯息的慈禧太后突然回到皇宫,大骂几声“白痴”之后,光绪皇帝从此被软禁在四面绿水萦绕的皇宫瀛台,从此过上了以泪洗面的日子。

外面,一连串的血腥行动,宣布“百日维新”失败,宣布知识分子造反,三年不成,三百年也不成。不知道,此刻的光绪皇帝,是否还会想起袁世凯那扑簌扑簌流淌的浊泪……

Posts created 152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 Posts

Begin typing your search term above and press enter to search. Press ESC to cancel.

Back To Top